毕巧和苏霖同为宿主, 但他们的任务要求还是有些不同。

    苏霖是男二系统,毕巧是姐妹系统。

    她每一个任务都是去解决原身的姐妹。

    就像这个小世界。

    原身早年丢失,等她长大成人后回到皇城才发现家彻底没了。

    路王府的侯爷只有两个女儿。

    小女儿意外失踪, 苦苦寻找了十几年都未有消息。

    如今大女儿长大成人, 路侯爷本意是招婿。

    也正好那个时候有一个好人选,一个在战场上立过功的男子, 还曾救过大将军, 只不过这人没什么背景,有能耐却没底蕴。

    正是入赘的好人选。

    路侯爷更是承诺, 只要对方愿意,路家能歇尽全力帮助他。

    对方答应了。

    那场婚宴特别盛大, 主人公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任谁看着都羡慕。

    结果, 年荒之后没多久, 一切都变了。

    一个女子突然带着两个孩子找上门, 原来入赘的男子早在几年之前就已经在老家成婚生子, 又因为这两年在皇城之中周旋在各个势力面前,自身的势力已经强大过路侯爷。

    赘婿突然冒出妻子和两个孩子, 路侯府的人就算再不满都无济于事。

    除了忍着只能忍着。

    可光忍着并不够,女子带着孩子登堂入室,堂堂侯府姑娘却和一个农家子成为平妻。

    光是这样还不止。

    等原身找回京城, 等待她的是父母身亡,姐姐被困在后宅之中永不见人, 而入赘的男子和他的夫人、儿子却成为皇城权贵众中人的座上宾。

    世人都说男子重情重义,即便拥有了至高的权势都没放弃结发之妻。

    可是, 谁来可怜路侯府?

    侯府千金又做错了什么?好端端一个正妻变为平妻,又跟着被困在巴掌大小的后宅之中,直至死之前都没踏出过这个院子。

    自那之后, 侯府再也不姓路。

    毕巧说完这些,她问道:“是不是觉得很熟悉?”

    苏霖点着头。

    从男子的妻子儿子现身后,就觉得格外熟悉了。

    所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妻子就是莘云吧,而入赘的男子就是男主魏徐。

    魏徐参军之后失去记忆。

    随后跟着大将军前往皇城,在皇城获得路侯爷的赏识并招进门当赘婿,路侯府在那时已经走下坡路。

    可即使如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这期间路侯府给了魏徐很大的帮助,直接将他送进皇城权贵的圈子中。

    魏徐本身也有些本事,不然也不会得到路侯爷和路千金的赏识。

    可如果不是路侯爷用了无数人情和资产给魏徐铺了一条路,他不可能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就获得那么大的权势。

    但在魏徐心中,他并不觉得感谢甚至很厌恶路侯府。

    因为他无法接受赘婿的身份,在很多场合下,因为这个身份他被无数人嬉笑打趣,让他颜面无存。

    可这是路侯府逼迫他的吗?

    不是。

    在魏徐入赘之前,路侯爷是摊开了跟他说过,并非强迫而是询问,除了丢失的小女儿之外,他唯一的子嗣就这么一个大闺女,自然不愿意逼迫着魏徐,弄得两人成为一对怨偶。

    当初是魏徐一口答应下来。

    既然是他自己答应,之后又凭什么生怨?

    还将路侯府一家害的那么惨?

    “没有你这个尽心尽力的男二,你觉得莘云能平安到达皇城吗?”毕巧问着。

    苏霖认真想了想这个问题,“能吧,但绝对不会有上一辈子那么容易。”

    莘云有个很强大的金手指。

    那就是她的空间,空间里面的物资能供应一个庞大的军队了。

    只要她小心谨慎一些,逃荒路上最大的困扰对于她来讲根本不算事。

    可苏霖之所以说没那么容易,是因为在原身的记忆中,莘云并不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如果没人注意还好,一旦有人注意她的举动,必定会发现她的不对劲。

    当初莘云之所以会找上原身,就是有人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只不过那个时候察觉的还不是太多,只以为是有人背后救济莘云,根本不敢往空间上去想,也不会做这个想象,毕竟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讲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但现在没有原身的参与。

    除非莘云碰到第二个像原身那样只知道奉献不求回报的大好人,甚至会选择性的眼盲,一直到最后才发现莘云的不对劲。

    但这样的人除了原身之外怎么可能有第二个?

    没了这样的大好人相助,莘云就算能平安走到皇城,但这一路绝对不会太好过。

    “那就有意思了。”莘云晃了晃腿,“这个女人可不得了,去了京城那可是成了风云人物,直接入了侯府当正牌夫人,还和几个皇子公子有瓜葛,你知道最无厘头的是什么吗?她居然被大将军收为义女,掌握了几万兵权。”

    够可笑。

    就好像这些小世界所有人都在为男女主让路,尽可能贡献出他们的一切让男女主过上最好的生活。

    完全就没看到那些被他们踩在脚下的炮灰。

    她还挺好奇莘云此时的下场,不过可惜的是看不到。

    ……

    其他地方天旱,海边这边倒感觉不到天灾,但他们这边的日子照样不好过。

    这片区域无法种植粮食,海边百姓都是以海为生,弄到海里的物资交换成银钱再购买粮食。

    可天灾时期,粮食的价格一涨再涨,普通渔民们也很难吃上一口饱饭。

    好在海里的物资很多,粮食吃不上但能时不时能从海里捞上海货也能吃饱。

    只是普通百姓根本不知道如何料理才好吃,吃在嘴里的腥味浓郁,难以下咽。

    不过现在这个时代,连树皮都有人在吃,谁又会嫌弃海里腥味的海货?

    对于绝大部分的普通百姓,有的吃就足够了。

    “爹,这雪越下越大,海面上都快被冻住了。”一个面容黝黑的小伙子眺望着海面,他道:“咱们要不要趁着海面被冻上之前多出海几次?”

    “你不要命了?”老汉瞪着他。

    汪海撇嘴,“现在出海是很危险,但总比待家里被饿死强。”

    汪老汉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却没说什么。

    只是重重抽了一口旱烟,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愁容。

    出海危险,可不出海他们又怎么熬过这个冬季?

    汪老汉有些发愁,心里已经再想着要不要去冒冒险。

    当然了,就算要去也不能带着孩子,他一条老命丢在海里也就算了,孩子们还小,可不能跟着去冒险。

    可他不知道的是,汪海这个时候已经也打定了主意,不管如何都得出海一趟,比起一家饿死他更想出海冒险试一试。

    就在这时,一个小子匆匆跑来,“爹!外面来了好多难民。”

    这下,所有人都没了其他心思,而是一脸惊容。

    他们这边离得偏僻,但先前也不是没有难免朝着这边来,一开始还觉得那些人可怜,就算不能勒紧裤腰带给他们粮食,也想过伸出手帮一帮,可谁能想到,那都是一群白眼狼。

    他们村子还好,没什么损失。

    听说隔壁鱼庄被难民抢了好几家,粮食被抢夺一空不说,还怕人家打得头破血流,要不是及时送医,人都差点没了。

    “快快快,把其他人都叫上,可不能让他们进村子。”汪老汉赶紧喊着,“汪海,你让你娘和妹妹躲进地窖,绝对不能让她们出来。”

    汪海应着,转身就回了屋子。

    等他安顿好娘和妹妹时再出来,手上已经拿好一把锄头,面容更是凶神恶煞,只不过握着锄头的手微微发颤,显然他还是特别紧张。

    没办法,现在难民夺食的事真的太多太多。

    被抢了粮食,哪怕抢夺的时候没受伤,也很难让一家子熬过冬季,现在拼的就是命啊。

    没多久,整个渔村的人都收到了消息。

    他们和汪海一样,手上都拿着东西,一脸凶狠的走到村口,打算将那群难民给拦下来。

    结果……他们远远看着难民并没有往村子里走,而是在前面的山坡拐了脚,朝着海边的方向去了。

    “他们怎么没来?”

    “难不成是怕我们了?”

    “应该是吧,我瞧着他们人数也不多,才二十人的样子,就算想抢夺也拼不过咱们。”

    汪海跨步站上一旁的石墩,看着前方的人奇怪道:“他们怎么去海边了?”

    一人惊呼:“不会是想跳海吧?”

    这话一说,人群彻底躁动起来。

    “不会吧?”

    “还真有可能,我听说朝廷都不搭理他们,他们背井离乡又能在哪里安顿下来?没了希望说不住就、就……”

    “哎哟,真是造孽,他们还带着孩子呢。”

    那怎么办?

    难不成真看着他们跳海?

    原先凶神恶煞的渔村村民瞬间变得不安,他们都不是什么大恶之人,之前是担心难民抢夺他们,但现在看着难免集体去跳海,多少就有些看不过去。

    尤其是,难民中还有好几个小孩。

    “不行,我得去看看。”一个老太太站不住了,朝着前方走去。

    身边的人连忙拦着她,“阿嬷,你可不能去。”

    “你们别去,我一个老太婆怕什么?”老太太站了出来,她完全不惧,都活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怕什么?

    就在他们想着怎么劝服老太太时,汪海又一声大喊,“他们停下来了。”

    只见前方的人停在大海之前,离得有些距离,看不清他们说些什么,可从他们的神情来看,像是在欢呼。

    欢呼?

    不过就是大海,为什么都这么高兴?

    哪怕大海中有很多能吃的海货,可马上就要临近冬季,能出海的日子也就这么两天,就算能从海里捞出东西,他们也不好保存,怕是只能饱肚几日,过段时间又得继续挨饿。

    汪海喃喃,“他们可真奇怪。”

    这群难民显然也发现了他们,但并没有和其他的难民一样,满眼凶光的朝着他们扑来,抢夺他们的食物。

    这群人只是远远站在海边,用了一天多的功夫在离着海边不远的地方搭建临时的住房落脚,又见他们开始制作捕鱼的工具。

    连着关注一两天,汪海是越来越好奇他们在干什么。

    闲来无事的时候就爱站在村外的石墩上,去眺望远处的人群。

    也正好,村子里还挺担心那群难民会做些什么,巴不得有人注意着,真要出什么事还能有个报信的人。

    “汪海,他们今日做了什么?”

    不止汪海一个人好奇着,总会有人走到村口来问问,汪海也不会瞒着,跟来人说说难民们的情况。

    可这一会,汪海却很是奇怪,“他们好像没打算出海。”

    “不出海有什么奇怪?”来人并不是很理解,现在天气寒冷,就连他们村子在集体商议后都不打算出海,就怕极端天气出海发生意外,与其把命送到海里,倒不如想想其他法子。

    他说着,“不出海才理智,他们没有出海的渔船,再加上海面都快冻起来了,现在出去会送命。”

    另一个瘦小的小哥面带愁容,“他们打不倒鱼,一旦耗尽粮食会不会来抢夺咱们村子?”

    “对哦,这群难民有粮食肯定不是来抢夺,可现在弄不到食物,要是吃光自己的食物,那最后……嘶,咱们要不要趁着现在将他们赶走啊?”

    “里面有老人小孩,真要驱赶他们,他们又能走到哪里去?”

    “不对不对。”汪海连连摆手,“他们打到鱼了,你们没看见吗?好几个人正在海边杀鱼。”

    汪海的话让另外几个人十分惊奇,纷纷站在石墩上去看。

    长柱惊呼:“还真是,我以为只是运气好铺到的一条两条,瞅着感觉还不少啊。”

    距离有些远,但大致也能看得清。

    如果鱼类不多,那些人不会大部分都聚集在大海边杀鱼清理。

    “奇怪啊,他们从哪里弄到这么多鱼?”

    “他们能吃得完?吃不完就浪费了。”

    汪海不在意他们能不能吃完,而是好奇他们是怎么弄到那么多鱼。

    他虽然没有一天到晚的守在这里,但白天也是守了好几个时辰,根本没看到他们出过海。

    他喃声道:“如果他们能在这个季节捕到鱼,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

    这话一说,周边几个小伙子心里都火热起来。

    现在发愁的就是屯粮太少,他们村子就在大海边上,那里面蕴含着大量物质,偏偏又只能眼睁睁看着却得不到。

    如果能得到一个法子……

    谁心里不想得到一个法子呢?!

    “要不,咱们再看看吧。”

    “对对对,反正没什么事,再多看看。”

    这几个小伙子没了离开的心思,待在原处就这么看着。

    一直看到夕阳落下不得不回去为止。

    不过到了第二日,他们大清早就赶到村口的位置,打算继续盯着。

    只是刚看了没多久,长柱就有些不确定的道:“是我看错了吗?我怎么觉得他们手里的鱼更多了?”

    这并不是他的错觉,在那群难民的周边堆放着好几个竹笼,这还不止,还有十来个人蹲在海边杀鱼。

    就好像,永远都杀不尽。

    他们哪来这么多鱼?

    难不成是凭空变出来的?

    可不应该啊,他们昨天盯了那么长时间,今天又早早的来这里盯着,也没见他们出过海,那这些鱼又是怎么来的?

    “难不成是昨天捕得鱼没杀完?”

    “不应该,昨天下午他们都没事做了,要是有剩下的鱼不会等今天早上再处理,放置这么久肉质肯定会腥。”

    “那是怎么回事?总不能是大晚上吧。”

    一脸想不通的汪海突然拍了下手掌,“对啊,还有晚上!”

    白日他守了那么长的时间,唯有晚上没人守着。

    可是大晚上乌漆嘛黑的怎么能捕鱼?玫瑰小说网 www.meiguixsw.com 请牢记: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