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我在片场捡属性 第一百六十三章:拿麻袋装属性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位老师客气了,客气了。”对于两个人态度,林远立马谦虚起来。

两位老师也是无比欣慰,而在解决完剧组投资的事情后,高亚林和张风毅两人也没有多聊,不多时就从林远房间走出来,紧接着长长的舒了口气。

“没想到啊,让人家林远过来演戏,现在还让人家把钱包都掏空了。”

“谁能想到那几个投资方不当人,这时候撤资,要我是李露的话,非得找媒体好好痛斥他们一顿!”

“好了,事情解决就行,到时候大家拍戏的时候都拿出状态来,别让人家小林这钱打了水漂。”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走到导演李露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屋子里没人回应,将脑袋凑近些才能听到里面传来的阵阵鼾声。

高亚林摇了摇头,意思是人还没有醒。

不过这也不难理解,李导早上四点才从酒桌下来回到酒店,最少也得睡到正午左右。

于是两人也没有继续守在门前,而是回到各自的房间。

几分钟后,高亚林在剧组群里发了一个红包,然后简单说了一下剧组大概就在这两天开始拍摄的事情。

本来因为资方撤资的这件事,弄得剧组人员都有些人心惶惶。

现在得到高亚林这肯定的回答后,悬在众人心里的石头这才一下子落了下来,而那些老戏骨也是纷纷找上门去,在高亚林那边把事情给问了个清楚。

在得知是林远把资方撤资的四千万补上的时候,一众老戏骨不由得对林远高看了起来。

而导演李露一直睡到下午一点左右,才昏昏沉沉地从床上醒来。

去浴室用冷水冲了个脸后,李导忐忑地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打开一看,心顿时凉了一半。

未接来电三个,都是林远打来的,微信剧组群消息99+,不用想也知道是在聊撤资这件事,昨天晚上攒局拉的几个资方,基本上都是石沉大海,只有一个回了条短信。

“抱歉李导,我们公司今早开会讨论,最后还是决定不投资您这部剧了。”

看到这消息后,李导一屁股直接瘫坐在床上。

随后打开微信,准备在剧组群里安慰两句,不管砸锅卖铁,这部剧他肯定是要拍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人心千万不能散。

可是当他打开微信群才发现,群里一片欢声笑语。

由几个老戏骨带头,直接玩起了红包接龙的游戏,红包倒也不大,就十块二十块,可这活跃的气氛怎么跟他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呢?

抱着好奇的态度,李导很快就翻到了今天高亚林发的第一条微信消息。

“@全体成员,投资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大家不要担心,剧组应该就在这两天开始拍摄,请大家做好准备。”

投资的事情解决了?

李导“蹭”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打开房门直奔高亚林的房间跑去,甚至都顾不得把房卡带上。

“冬冬冬!”

“冬冬冬!”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高亚林手里拿着剧本打开房门。

还没来得及看清门口站的是谁,便听见李导激动的声音响起:“老高,你拉到投资了???”

瞧见自己老朋友这幅激动的样子,高亚林将他接到屋子里,不慌不忙地把林远决定投资这部剧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高亚林的话后,李导脸上写满了“诧异”两个字:“林远决定投资四千万?”

高亚林没有话说,只是点了点头。

李导也清楚,自己这老朋友平时没少跟他开玩笑,可这种事情上绝对不会跟他说笑。

在问出林远的房间后,李导也没继续逗留,直接到了林远房间。

看到门口造型有些邋遢的李导后,林远赶紧说道:“李导,快进来坐。”

李导进来找了个位置坐下后,也没有说什么感激的话,而是自顾自地陈述起来:“林远老弟,你能投资这剧我很高兴,但是事情我得先给你说清楚。”

“我拉投资的时候,谈的公司不少,什么大型企业、民企、上市公司或是影视界领军公司都有,跟我谈的时候都特别康慨陈词,说什么到时候一定投!一口一个路哥、李导,还说投多少都行,甚至还有马上跟我签协议的......”

“上午签完我原本特别高兴,可晚上他们又发短信告诉我,经过讨论决定后发现这剧本投不了,几十家公司谈完之后,不是签约不打款,就是签约之后又毁约,比悲伤更悲伤的,就是这种空欢喜。”

“好不容易拉到八千万的投资,现在又有几家投资方决定撤资,他们不投资我也能理解,毕竟咱们这剧没有尚方宝剑一说,到时候能不能顺利播出都是个问题,所以你心意哥领了,但还是得提醒一句,投资这事得再三考虑。”

对于林远能够投资这部剧,李导是打心里高兴。

可话又说回来了,林远又不是什么资方,能出演这部剧就已经很不错了,现在投资这部剧,万一最后拍出来了结果播不了,这四千万的投资可就是打了水漂。

他这个做导演的对剧本有信心,可过不过审这件事,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所以他必须要把这些隐患问题讲清楚,人家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也不可能去坑人家啊?他也是要脸的人物。

..........

听着李导的话,林远也是能感受到林导为拍这部剧的不容易,前后准备工作都做了这么久,结果现在资方突然撤资,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不过林远心里也知晓其中利弊,要是没有好处的话,他就是钱再多也不会投资这部剧。

为了不让李导多想,林远开口调侃起来:“李导,投资这事我已经想好了,就是这戏可千万别再往后耽搁,真要是亏了,我也能早点多接两部戏。”

见林远这么说,李导也没再客气,拍着胸脯保证起来:“这事你放心,咱们明天一早就开拍!”

反正剧组准备工作早就已经做好了,再加上场地选址这些天也经过了实地考察,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要不是资方撤资,说不定这两天都已经拍完了好几场戏。

眼看难题已经解决,李导心里也是一下子畅快了不少,恢复了跟林远最开始见面时的飒爽,闲聊了两句后,李导这才从林远房间离开,准备起了明天拍摄的工作。

之前林远还没有来的时候,剧组已经吃了开机宴,谁知道当晚吃完,第二天一早资方就决定撤资,本来是讨个彩头,结果弄出这种事情来。

这次李导说什么也不弄什么开机宴了,别说开机宴,就连开机仪式这个念头都直接从他脑海里给抛了出去。

......

第二天一早。

林远凌晨五点就到了酒店三楼的化妆间。

毕竟是在南京拍戏,主演们这两三个月基本都得住在酒店,七楼是他们主演的位置,而化妆组造型师则是在四楼,三楼空出来的几个房间就充当起了化妆间。

别看是反腐剧,但该化妆还是得化妆。

有时候观众在镜头前看到老戏骨随便一个眼神都是戏,其中百分之九十是演技,剩下的百分之十基本上都是靠化妆师功劳。

尤其是林远,他的年龄跟剧中角色祁同伟相差还是比较大的,这就更加考验化妆师的功力了。

看着镜子里的形象,林远还是有些不满意。

“没事,我感觉皮肤可以再画黑一点,一个战斗在一线的公安厅长总不能没晒过太阳吧?”

就在林远“指点”着化妆师的时候,李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化妆间。

走进化妆间后,他又忍不住的赞叹起来,光是从林远这一句话就可以听出来,他对这角色的理解有多么深,藏下这份赞叹,李导很快开口调侃起来,只见他对着林远身后的化妆师说道。

“按照林远老师说的画,这部剧里要的是他的演技,不是颜值。”

“好的,导演!”化妆师立马回答。

“李导,你怎么来了啊?”林远跟着打起招呼。

“没事,我就来看看。”李导笑着回了一句,没聊几句他就离开了。

而等林远从化妆间出来后,他立马就坐着剧组的车赶往到东南大学了。

李导还没有厉害到能够直接在政府大楼拍戏这种程度,取景大多都是在东南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体育学院这些有着丰富底蕴的地方拍摄。

至于室内的戏,为了贴合政府官员的办公环境,基本上都是在宾馆取景拍摄,家具陈设都精心设计,也符合角色的身份特征。

林远今天一共有两场戏,一场跟李建义老师的对手戏,一场没两句台词的露脸戏。

两场戏都没有在早上,之所以跟着剧组过来,就是为了从老戏骨身上们捡到一些属性。

“各部门准备好了的话,咱们就实拍先过一遍。”

“开机!”

李导放下手中的剧本,戴上耳机,一头扎进监视器前面。

随着李导话音落下,黄骏鹏饰演的陈海带着一帮检察院手下出现在镜头当中。

在他们整齐迈步往前的同时,摄影助理也是匀速拉动轨道,让摄像师跟演员们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场戏没有台词,戏份也不多,完全只能靠神态和动作来演活角色。

饰演陈海的黄骏鹏在演技上虽然比不过张风毅这些老戏骨,但有着多年拍戏经验的他应付这种场面还是绰绰有余。

李导在监视器前颔首点头,对这条戏十分满意。

然而坐在一旁观看的林远却是不由得摇了摇头,可惜,没有从黄骏鹏身上掉落什么属性球来。

上午的戏基本上都是走个过场,全是后面剧集里会用到的“过场画面”。

不需要台词,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拍起来可以说是十分顺利,除了中途有一个群演想要加戏,自己加了个推门的动作,被李导拿着剧本给噼头盖脸训了一顿。

到了下午两点的时候,总算是到了林远的戏。

这场戏是季昌明和陈海得到命令后,决定到上面汇报情况,参与讨论此事的一共有五人,除了季昌明和陈海之外,还有高育良和李达康,以及恰好刚刚在场的祁同伟。

通过这场戏来体现汉东省形式的复杂性,同时通过高育良、李达康两人就争夺丁义珍事件办桉权这件事,简单说明了汉东省现在的两大势力。

在道具组布置完场景后,五名主演也是很按照各自位置就位。

不得不说李导在安排这些细节的方面是做的十分到位,最里面两个位置相对而坐的,刚好是汉东省的两大势力,高育良和李达康,紧挨着两人旁边落座的是季昌明和祁同伟,完完全全附和几位角色的行政级别。

就在五名演员坐在各自的位置后,房间里的氛围一下子就沉重了起来。

不知道是现场氛围的原因,还是考虑到在室内拍戏的缘故,李导声音都不由得严肃了许多:“第三场戏,一镜一次,开机!”

此时。

黄骏鹏饰演的陈海虽然没在镜头当中,却能听到他的声音传来,不卑不亢地汇报着当前事情的情况。

摄像机镜头缓缓上移,将特写给到了吴纲老师饰演的李达康身上。

吴纲和饰演高育良的张志鉴两人表情凝重,一边听着黄骏鹏的陈述,一边在心里打着各自的算盘。

就在镜头给到林远的时候,林远似乎有所察觉地朝这边看了一眼。

李导眉头微微一皱,随即一下子就舒展开来。

一般有东西在视野中移动的时候,人都会下意识地朝那方向看一眼,对于常人来说这只是条件反射,但对于演员来说这就是大忌。

当演员不看镜头时,摄像机相当于一个无形的参与者,故事以客观或者全知的视角在进行,观众依托摄影机偷窥着情节的发展,了解整个事情的脉络。

可一旦当演员看向镜头,就会给观众一种对方知道这是在拍戏的割裂感。

当然,除非是剧情安排,有特殊的镜头语言需要表达,比如《让子弹飞》中,众人在老六的坟前发誓报仇的时候,通过演员直视镜头,让观众们代入到老六这个角色当中。

李导有些不相信像林远这样有着丰富拍戏经验的演员,还会犯这样的错误,仔细一品后,对林远这个动作也是有了新的理会。

与其说林远在看镜头,不如说林远是在看一旁吴纲的反应。

事实倒也跟李导揣测的相差无几,林远刚刚看的的确不是镜头,而是坐在他左手边的吴纲老师,严格来说,是掉落在吴纲老师旁边的属性球。

“叮冬,恭喜您捡到【情绪类演技——愤怒+4】”

别看吴纲老师脸上表现得举止自若,可代入到李达康这个角色后,就能知道他此时心里有多么愤怒。

丁义珍可是李达康手下的左膀右臂,就算有什么问题,那也应该交给他来处理,现在陈海准备配合BJ那边直接越过他采取行动,这能让他不感到生气吗?

从掉落的属性球就能够看得出来,吴纲老师的表演可以说是真正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

第一场戏还没出演多久就捡到了属性球,这让林远愈发期待起来。

不过林远也没有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在张志鉴老师说完台词后,他这个本来最没有话语权的祁厅长突然表态支持纪委双规。

旁边的吴纲老师立刻表示同意。

而就在林远说完这话后,又是两个属性球分别从吴纲老师和张志鉴老师身上掉落下来。

“叮冬,恭喜您捡到【情绪类演技——喜悦+3】”

“叮冬,恭喜您捡到【情绪类演技——愤怒+2】”

从吴纲老师身上掉落的喜悦情绪属性,林远倒是能够理解,可张志鉴老师身上掉落的愤怒,就让林远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过下一秒,张志鉴老师这位老戏骨就给林远亲身表演了愤怒从何而来。

作为祁同伟的老师,又是他的顶头上司,高育良显然没有想到祁同伟会突然反水帮李达康说话,心里的愤怒,并没有直接表现出来,而是对祁同伟的回答不置一词,直接转头询问起了旁边季昌明的意见。

这种不加理睬的应对,恰恰是内心愤怒的最好表现。

季昌明一时不清楚高育良真正的想法,于是只好划水,把两种办法利弊各陈述了一遍,态度暧昧。

面对祁同伟的现场反水,季昌明又模棱两可,高育良只好又追问陈海意见。

陈海完全支持由检察院拘捕。

陈海虽然态度坚定,可惜人微言轻,立即被李达康怼了回去。

此时的形势,在场五人中,两人支持纪委双规,一人支持检察院拘捕,一人中立,高玉良若赞同检察院,势必要和李达康正面冲突;若是不表态,显然将决定走纪委途径,主动权就在李达康手中。

现场氛围愈发的紧张起来,颇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样子。

要不是知道在场演员们的真实身份,恐怕剧组的工作人员还以为这五位主演都是在本色出演。

就连饰演陈海的黄骏鹏,在几名老戏骨的逼视下,脑门竟然都开始微微冒汗,可见现场的氛围被几名主演烘托到了什么地步。

李导两只眼睛就差没贴到监视器屏幕了,他现在可以说是全神贯注,一旦中途有什么差错,他会立刻喊卡,然后赶紧照这个状态赶紧补拍一条,要不是怕打断了几名演员的状态,他是真不想选择一镜到底。

演员的表演已经十分到位了,压力一下子就给到了摄影师身上,镜头不断在几名主演身上来回切换,哪怕剧组现在是三机位同时拍摄,也害怕有什么细微表情没有抓住。

在一番交锋后。

季昌明此时站稳了立场,有了高育良的支持,他旗帜鲜明地支持检察院拘捕,把桉子交给最高检。

随着季昌明开始支持高育良,吴纲老师饰演的李达康心里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成竹在胸,从抖腿和手上的小动作侧面演出了李达康这个角色的心理反应。

而在吴纲老师的表演之下,又是一颗属性球悄无声息地落在林远脚边。

“叮冬,恭喜您捡到【情绪类演技——慌张+2】”

高育良一边听一边点头,神色稍许放松,终于等到了理想的答桉。

既然在场两位副部级意见终于发生了分歧,他便有理由不做决定,说着台词,决定请示一下沙瑞金同志。

就在张志鉴老师饰演的高育良说完这场戏的最后一句台词后。

李露导演的声音紧跟着就落了下来。

“卡!”

“漂亮!

他拿起放在苹果箱上的剧本,随即起身。

这场戏他从头观察到尾,演的中间几名老戏骨用台词和眼神交锋的时候,手心里都攥满了汗水,直到最后这一句台词说出来,他才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这场戏——完美!

除了饰演陈海的黄骏鹏外,其他三名老戏骨都还坐在位置上,没有从戏中走出来。

至于林远,他正统计着这一场戏里捡到的属性。

这一场戏下来,光是林远注意到的属性球就有七个,有时候跟几位老戏骨对戏的时候,注意力全放在对方身上,那时候有没有掉落属性球林远也不知道。

不过照这个趋势下去,恐怕在剧组待不了两个月,他就能靠这些老戏骨把不少的演技属性给拉到满。

就在林远高兴捡了这么多属性的时候,导演李露大步走到几名演员跟前。

吴纲和张志鉴看了李导一眼,询问道:“李导,刚才那段表演有需要补充的吗?”

“没有没有!”

李导连连摆手:“这场戏没有一点问题,几位老师的表演都十分出色。”

他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想让几名主演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最好是以这个状态再多拍两场戏出来。

“张志鉴老师,接下来是先拍您那一场单人独白,还是咱们接着这场戏来?”李导把目光看向了座位上的张志鉴老师,询求意见。

张志鉴看了一眼时间,心里估算起来。

现在拍他那场单人独白的话,可能半个小时,也可能一个小时,总之还能赶得上晚上那场戏。

可要是接着这场戏下来,晚上那场戏恐怕就得推到明天过后了。

为了不影响晚上跟他有对手戏的林远,张志鉴老师略微想了想后,便笑着调侃起来:“接下来就拍单人独白吧,刚好也可以让大家休息一下。”

对于吴纲以及李健义这些老戏骨来说,接着这场戏往下拍,那肯定是没有问题,就是一直保持这种揣摩人物内心戏的状态,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不小的考验。

听到张志鉴说先拍单人独白后,吴纲和李健义起身拿好剧本,默默在剧组找了个地方继续琢磨起了后面几场戏。

下一场是高育良打电话请示沙瑞金的戏。

从拍摄出来的成品来看,这场戏好像是两人的对手戏,就把两人打电话的情景拍摄下来即可,可实际上这却是两场戏。

剧组这边先拍摄完张志鉴老师给张风毅老师打电话的戏,后面再补一场张风毅老师假装跟张志鉴老师对话的戏,中间剪辑一下,把双方台词对上,在观众眼里看起来就像是两人打电话一问一答的情况了。

众所周知,真正考验演技功底的戏都是没有台词的,因为所有含义都包含在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当中。

而这种单人独白的戏,则是最考台词功底的,没有人递台词,就很难把控自己说话时候的语气,很难确定自己接下来应该用怎样的态度说完这段台词。

“第三场第二幕,开机!”

......

张志鉴老师很快就代入到了高育良这个角色当中。

从位置上起身,走到办公桌的座机前,拿起听筒,然后假装拨通了沙瑞金的电话。

要不是道具组的座机连电话线都没有,林远说不定还真以为张志鉴老师是拨通了谁的电话,拿起听筒拨了号码后,张志鉴老师第一时间并没有开口。

就好像是电话那头此刻正响着“都都都”的传呼声。

过了两秒钟后,当“对方”接听电话,张志鉴老师这才开口说起了背好的台词。

虽说是为了征询丁义珍一事,刚开始通话时,高育良却对此绝口不提,只是讲些题外话,就连这时候的语气也明显要积极一些。

直到“对方”主动询问起丁义珍的事情后,高育良这才说出这边的情况,同时请示沙瑞金的态度。

“好,既然你让我相机决断,那我就代表省委做出决定了。”

直到张志鉴老师饰演的高育良挂断电话,一个泛着紫光的属性光球也是从他身上落了下来。

“叮冬,恭喜宿主捡到:镇定演技10点!”

.......

捡完属性的刹那,李导的声音再度响起。

“卡,很好!”

“大家休息一下,等会儿吃完晚饭晚上还有一场,拍完晚上这场今天就可以休息了!”

听到李导这话后,剧组也是响起一阵热烈的呼声。

今天早上差不多六点钟开始拍,一直到现在下午五点过,拍了四场戏,虽然其中有两场都是时间很短的过场戏,但对于剧组来说,这个拍摄速度已经很牛了。

也在给剧组人员说完这事后,李导立马走到林远旁边,直接夸奖起来:“不错啊林远,刚刚黄骏鹏过来说,跟这几位老戏骨对戏额头都冒汗了,我看你倒是一脸轻松啊。”

“哪有,心里紧张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林远客气地回答道。

跟老戏骨对戏肯定不轻松,再加上又是这种严肃的题材,拍戏的时候很容易就被老戏骨代入到这个沉重的氛围当中,紧张或多或少都有点。

不过别说林远了,这些老戏骨拍戏的时候心里也紧张,只不过戏拍得多了,很快就能调整好状态,在这方面翻车比较少。

“今晚好像是你跟张志鉴老师的对手戏吧?”

李导想了想,咂舌道:“啧啧,我倒要看看,你能谦虚到什么时候。”

上一场戏林远的表现他可都看在眼里。

别看林远没有什么台词,在这一场戏里似乎显得无足轻重,甚至都没有饰演陈海的黄骏鹏戏份多。

可每次摄影师将镜头特写给到林远的时候,林远的神态都是在随着几位老戏骨的交锋而变化,从一开始帮李达康说话时候的严肃,到后面高育良占据上风后,林远眉间又多了一丝忧虑。

从这些细枝末节的表演就看得出来,哪怕林远这场戏没什么表现机会,他也是在时时刻刻揣摩着自己这个祁同伟的角色。

想到这里,李导不免觉得有点可惜起来。

对比起林远的表现,上午有一场过场戏的陆易反而就显得有些生硬了,没能把侯亮平的干练形象给支棱起来。

要是林远一开始出演的是侯亮平这个角色就好了,而且林远自己投资,说不定还能把陆易这个男主角的片酬给省下来。

可惜的是林远并不知道李导的想法,他反倒是跟着几名老戏骨一起在附近的苍蝇馆子随便应付了一下肚子。

吃完饭休息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总算是到了今天的最后一场戏。

这场戏是林远和张志鉴老师的对手戏。

吴纲、李健义、黄骏鹏几位主演的戏份虽然都已经结束了,但三人还留在拍摄场地没有离开。

本来应该站在李导旁边的助理,被三人给挤到了一边。

三人坐在李导左右,目光紧盯着监视器里的画面,他们都想看看林远跟张志鉴的对手戏表现如何。

“来,所有人就位,准备开机!”

冲着对讲机喊了一句后,摄影组的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做好了准备。

道具组轿车后座,林远一边试探性地抛出话题,一边将目光看向了旁边坐着的高育良:“育良书记,今天要不是您让我来汇报工作,我还真赶不上今天这出好戏。”

之所以要用试探的语气,就是为了反映出祁同伟的小人心态。

既想巴结李达康,想李达康投他一票,又巴不得李达康赶紧出事直接下台,好绕过这块绊脚石。

“好戏不好看呐。”

话虽然简单,可言外之意却是在告诉林远,丁义珍桉子里有许多内幕。

就在高育良话音落下后,林远也是赶紧补充道:“不知道您注意过达康书记那脸色没有,特别难看。”

话里话外,都是在暗示自己跟高育良一样,只是过来看戏的,并不是李达康手下的人。

高育良身体往林远方向微微倾斜,做出聆听的动作,表达对林远观点的认同。

“丁义珍毕竟是李达康用的嘛,这总归是个失误。”

见高育良对自己的观点表示认同,林远脸上此刻已经有了些许的得意,开始说起了丁义珍和李达康两人的事情,同时撇清自己跟李达康的关系。

然而当林远说到这里的时候,高育良却是把头别过一边,表示不想要听这些了。

说话最难掌握的就是分寸,有些话不说不行,说过了也不行,领导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好好体会,而高育良这细微的动作,显然说明林远在这话题上已经说过了头。

在张志鉴老师对角色鬼斧神工的刻画之下,林远也是从他身上又捡到了两个表情方面的基础属性光球。

“卡!”

李导摇了摇头。

不是对这场戏拍的不满意,而是在感慨这场戏拍得实在是绝了。

对于张志鉴老师在角色神态的动作刻画,李导是一点也不用担心的。

而林远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戏拍得多,可那些角色往往在这种细枝末节上的刻画没有多少笔墨,但是这场戏拍下来,是彻底打消了他的顾虑。

之前林远在烈日灼心里最后那场注射死刑的片段,他还以为是妙手偶得。

现在看来,完全是他把人家小觑了。

第一天就给他这样的表现,那要是剧情拍到后面,岂不是还能见到林远跟几位老戏骨对飚演技的时候?

想到这里,李导不由得搓了搓手掌,愈发激动起来。

而林远的心情却比李导还要兴奋,通过今天的拍戏来看,他这哪里是捡属性啊,这是拿麻袋抢属性啊!

........

【PS:求月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