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凛冽,雪花飘洒。

神武门前。

李忠穿着老旧褪色的太监衣装,白发苍苍,独自一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风雪中,仿若一具石雕。

他的头上,肩膀上,衣服上,落满了白雪。

身后城门守将,士兵,皆神色惊疑地看着他。

虽然这些年轻的守将和士兵,并不认识他,但身为武者,他们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这名老太监的不同。

他站在那里,周身没有任何武者劲风的环绕,没有任何护体气罩隔绝外面的风雪,看着身子单薄,模样苍老,但那身影却坚如磐石般,竟连一丝一毫的颤动都没有。

任何人,包括武者,只要心脏跳动,无论怎么站立,都会有一丝的颤动。

何况,他年岁苍老,已经在风雪中站了那么久。

武者的目力,非常锐利,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任何一丝动作。

但已经几个时辰了,他们并没有看到。

更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天气,他们每个人呼吸时,鼻中都会呼出若有若无的淡淡白气,但是,这名老太监在风雪中站立了那么久,却并没有呼出任何一丝气息。

这种种情况表明,这名白发苍苍的老太监,并不简单。

守将和士兵,都不敢大意。

直到长公主的轿辇出现时,他们方神色一凝,立刻握紧了手里的武器,以防这名老太监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但令他们感到惊讶的是,这名老太监在看到长公主轿辇的一瞬间,已经弯下腰,低下了头,气势全无,仿佛一棵被劲风吹弯了腰的老树,随即都会折断倒下一般,看着令人颇为同情。

寒风呜咽。

洁白的雪花御风而飞,在地面打着旋儿,不肯落入尘埃,却终究是挣扎不过,落了下去,被碾成了碎片。

火红色的轿辇,在李忠的面前停了下来。

双方皆寂静无声。

城门处的守将与士兵,立刻躬身行礼。

寂静良久。

轿辇里方传出长公主冰冷的声音:“李忠,你是专门在此等候本宫的吗?”

李忠低着头,恭敬道:“是。”

长公主道:“所为何事?”

李忠恭敬道:“老奴昨晚回去后,小憩了一会儿,梦到了先帝。先帝对老奴交代,要老奴好好看着殿下和陛下。所以,老奴一大早就来到这里,等候殿下。老奴只是一个低贱的奴才,管不得其他事情,只是想让先帝的在天之灵看着家里和和和睦睦,团团圆圆。”

“殿下,您可以做到吗?”

轿辇里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冰冷地道:“本宫自然可以做到。但其他人,本宫就不知道了。”

李忠深深地弯下了腰,道:“只要殿下可以做到,老奴就安心了。”

说罢,躬身退到一旁,又道:“今日是除夕之夜,希望殿下早些回来,与太后和陛下吃团年饭。”

轿辇里,没有再说话。

众护卫簇拥着轿辇,踩着积雪,出了拱门。

李忠又躬身在风雪中站了片刻,直到长公主的轿辇走远后,方缓缓直起腰来。

“呜——”

寒风呼啸。

令那名守将和那些士兵吃惊的时,刚刚还在风雪中站着的老太监,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

火红色的轿辇,在雪中格外醒目。

轿中,南宫火月缓缓地分开了修长笔直的双腿,让他从裙下退了出去,故作淡然地道:“他果然早就发现你了。”

洛青舟在软塌下道:“刚刚他也发现了?”

南宫火月道:“自然。”

洛青舟心头一凛,道:“宗师境界就这么厉害?”

南宫火月目光深远道:“等你修炼到了宗师之境,自然就明白了。宗师之境与大武师后期之境,虽然看着只差了一个突破,但两者的功法与实力,却是天壤之别。”

洛青舟顿时心潮澎湃,他应该也快了!

顿了顿,他又道:“殿下,刚刚他说的那些话,应该还有其他意思吧?”

南宫火月沉默了一下,淡淡地道:“他在让本宫保证,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都不要……”

说到此,她突然停顿了下来,用脚踢了踢他,冷声道:“前面没有检查的了,你可以出来了。”

洛青舟闻言,立刻要从塌下钻出来,但想了想,又缩在那里没有动,道:“殿下,还是等待会儿进了端王府,在下再直接进入地底吧。”

轿辇不是很大,他如果这个时候出来,既不能与她坐在一起,又不能站着,只能蹲在她的脚下……

而且,他的目光往哪里看呢?

现在本来就已经很尴尬了,如果出去,与这位长公主四目相对,岂不是更加尴尬?

至少现在两人不用看着彼此,稍稍缓和了一些尴尬的气氛。

南宫火月挪开了裙下的长腿,扯了扯红裙,低头看了他一眼,道:“怎么,舍不得出来了?”

洛青舟连忙道:“当然不是。还是这里安全一下,免得待会儿再遇到紧急情况,又要钻进去。”

南宫火月放下了裙摆,冷冷地道:“随便你。”

轿辇轻轻摇晃着,在风雪中缓慢前进。

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皇宫,向着端王府行去。

等到了端王府时,端王早已接到了消息,已经带着家人,提前在门口等着了。

见到长公主火红的轿辇从巷口进来,南宫小蕊立刻开心里跑了过去,脆声喊道:“火月姐姐,你又给小蕊带了什么好东西?要是小蕊不喜欢,你可别想要小蕊的玄天玉女树晨露哦。”

南宫火月坐在轿子里,正要说话,南宫小蕊已经跑到了近前,满脸兴奋道:“火月姐姐,小蕊也想坐一坐你的轿子,可以吗?”

南宫火月脸色微微僵了一下,又把双腿挪到了中间的位置,扯开了裙摆,用脚踢了踢下面,然后脸色微红,轻轻分开了红裙的脚和小腿。

躲在下面的洛青舟立刻会意,连忙又钻进了她的红裙里,收敛了气息。

“哗!”

他刚躲藏好,轿帘突然打开。

南宫小蕊一身风雪,眉开眼笑地进了轿子。

后面传来了端王爷宠溺的训斥声:“小蕊,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你火月姐姐都还没有同意呢。”

南宫火月只得道:“王叔,没事,这轿子可以坐两个人。”

南宫小蕊直接坐在了她的旁边,扭了扭屁股,惊叹道:“好软,好舒服。”

然后又伸着脑袋,在她身上嗅了嗅,道:“火月姐姐,你好香呢。”

南宫火月淡淡一笑,道:“晨露准备好了吗?”

南宫小蕊歪着脑袋道:“那火月姐姐把给小蕊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南宫火月道:“自然准备好了。”

南宫小蕊嘻嘻一笑,道:“那小蕊自然也准备好了。”

端王爷在外面满脸笑容道:“外面风雪大,火月,进府说话吧。”

月影带着几名护卫,簇拥着轿辇,上了台阶,进了端王府。

然后,把轿辇放在了前院中。

南宫小蕊又在软塌上扭了几下屁股,然后牵着南宫火月的手道:“火月姐姐,走,小蕊带你去看样好东西,爹爹才给小蕊带回来的呢。”

南宫火月顿了顿,红裙下的脚,又轻轻踢了踢塌下的人,告诉他自己要走了。

洛青舟犹豫了一下,伸出指头,轻轻触碰了一下她的脚,当作回应。

当指头触碰到脚的一刹那,南宫火月身子顿时一颤。

南宫小蕊眨着大眼睛,疑惑道:“火月姐姐,怎么了?”

南宫火月站起身,神情如常地道:“没事,外面好像有些冷。”

南宫小蕊闻言,满脸惊讶道:“火月姐姐也怕冷吗?我听爹爹说,火月姐姐从出生时,就全身火热,从不怕冷呢。”

南宫火月掀开帘子,走了出去,道:“不怕冷,但可以感觉的到冷。”

两姐妹说着话,在端王爷和其他人的簇拥下,渐渐走远。

轿辇四周,很快没有了声音。

洛青舟又等了一会儿,方拿出了那枚玉鼠,正要激发其土行术时,外面突然又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外面有人跟踪,最好出城了再从地底出来。”

洛青舟愣了一下,道:“多谢月影姑娘。”

顿了顿,又道:“昨晚无意冒犯,还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月影握着剑,独自站在外面的风雪中,闻言目光动了动,正要说话,轿里道:“告辞。”

说完,便人去轿空。

风筝小说 3qxs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