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什么?”

    在侯府那下人担心自身安危的时候,侯重却是直接震惊于对方的话。

    赵伦指使侯毅,刺杀皇室成员?!

    这是什么情况?

    赵伦这是疯了吗?刚登上皇位,就对自己族人下毒手,他是怎么想的?

    那侯府的下人,被侯重的反应吓了一跳。

    “侯大人,你不知道这事?”

    侯重摇摇头。

    “这件事现在已经在帝都内传开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炎风国。”那下人说道:“现在帝都内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虽然炎阳城被赵伦给封了,但传递消息,未必就必须要从城门而过,空中信使反而是传递消息最快的方式,因此,即便炎阳城城门未开,但这件事也应该很快就会传播开。

    看到侯重似乎真的不知道这件事,那下人又对侯重简单的说了一下。

    侯重听完之后,之前的震惊消散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则是对赵伦的忌惮。

    这赵伦,太狠了!

    他为了保证自己皇位的稳固,居然对自己族人下手,而且,还那么毒辣,杀了那么多人,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皇位!

    同时,侯重也能想到,赵喧若是出现,会引起赵伦多大的重视,连那些非皇子的皇室成员,赵伦都能下这个毒手,对于赵喧,他能视而不见?

    显然不可能!

    虽然这件事,赵伦在否认,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侯毅说的肯定是真的,这件事的幕后真凶,必然就是赵伦。

    侯重同时也知道了,赵伦究竟是如何上位的,怪不得赵伦登基会那么突然,怪不得那么多大臣进宫之后,当天夜里就没有回来,也怪不得元吉等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此时的侯重,已经明白了一切!

    不过,这也让侯重更加难以做出决定。

    本来可以商量的两人,现在都见不到,至于赵伦,他的行为似乎有些疯狂,自己到底要不要和他“合作”?

    “以赵伦对皇室成员的态度,若是我能交出赵喧,只怕他会很开心。”侯重心中琢磨道:“眼下他已经登基称帝,一切都尘埃落定,即便是赵喧回来,对于大局也没有什么影响了,我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就只能获得他的信任。”

    和很多人一样,侯重也认为,赵伦已经登基称帝,想要再将他赶下去并不容易,尤其是在赵伦已经杀了很多有资格继承皇位的皇室成员之后,更是如此。

    虽然赵伦已经而名声受损,但对于皇位,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影响。

    至于赵喧,他自然也是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只是,现在这个情况,未必会有多少人支持他,赵喧虽然做的事情没有赵伦过分,但赵喧也背负着暗杀先帝的嫌疑呢,因此,就名声而言,赵喧其实并不占什么便宜。

    至于说实力,现在帝都和皇宫,都在赵伦的掌控之下,赵喧想要夺取皇位,无疑是非常困难的,城内的官员,也未必会冒死去支持他,尤其是在看到赵伦的残酷手段之后。

    赵伦连自己族人都可以下毒手,眼睛眨都不眨,还会在乎普通官员的性命?

    因此,支持赵喧的人不会太多,而侯重自己,也不认为支持赵喧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他同样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如此一向,那投向赵伦自然也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现在元吉和侯毅先后出事,侯重没有了盟友,若是再不能投向赵伦,只怕他的下场不会多好。

    更何况,侯重也从眼下的局面中,看到了机会!

    户部尚书周岩峰,死了!

    兵部尚书李阳,死了!

    吏部尚书元吉,不受赵伦信任,被软禁了!

    工部尚书侯毅,出卖赵伦,必然也在赵伦的报复名单上!

    刑部尚书冠卓,公然审理皇室成员被杀一案,给赵伦惹了大.麻烦,如此一来,必然也不会受到赵伦的信任和重用。

    这么一看,六位尚书,五位都出事了,自己是不是有机会,窥伺一下那五个位置呢?

    这么一想,侯重的心里变得热切了起来。

    虽然侯重之前的地位不低,但他那个身份,注定见不得光,还会受到众人的唾骂和鄙视,哪里有尚书来得风光?

    因此,若是能够成为一名尚书,那对他而言,可谓是一种进步,也是他梦寐以求的。

    “我用一名皇子的性命,去换一个尚书的身份,应该不过分吧。”侯重心中想道。

    心里这么想着,侯重已经有了决定。

    他转头离开了侯府,径直朝着皇宫而去。

    他要搏一搏,他要赌赵伦对赵喧非常的重视,愿意以极大的代价,要赵喧的命!

    到了皇宫门口,果然看到这里戒备森严,他一靠近,就有众多的目光齐聚而来。

    “什么人?!”

    “是我,侯重!”

    侯重自问在皇宫内还是有些名头的,他的身份虽然见不得光,但知道他的人不少。

    而眼下,这个把守皇宫大门的人,显然也是认识侯重的,这倒也给侯重省了不少麻烦。

    “侯大人,你来皇宫做什么?可是陛下宣你?”那将领问道。

    “不是。”侯重说道:“我是来皇宫求见陛下的。”

    “既然不是陛下让你来的,那就请回吧,陛下说了,任何人,他都不见。”那将领回道。

    赵伦被那群皇室成员给烦得不行,现在的他,的确不想见任何人。

    当然,侯毅除外,只不过,眼前这位虽然也是侯大人,但却是侯重,而非侯毅,那把守宫门的将领,自然也就不会对其放行了。

    吃了闭门羹,侯重也不着恼,他说道:“烦劳通报一声,我有大皇子殿下的消息。”

    说这话的时候,侯重是靠近那将领小声说的,在说话的同时,他也在暗暗观察那位将领的脸色。

    果然,在他说完之后,那将领的脸色就变了。

    “此话当真?”

    作为负责把守宫门的主将,他自然是颇受赵伦信任的,因此,对于赵伦的事情也比较清楚,知道赵伦正在暗杀皇室内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

    而赵喧,显然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真!”

    p+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风筝小说网,网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