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八卷差不多该动真格了吧第三章氤氲之旅的缱绻两三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红铃理◆大胆笑容的背后

「来幽会吧。要对大家保密哦?」

堂而皇之地说完这句话后,我便从座位上站起来,背过身离去。

随后,装作表里如一地在墙壁间走动时,

「……哈啊~……」

以谁也听不见的音量,小声地叹了口气。

但。

「——铃理?」

「唔!」

突然有人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转过头去,爱沙和结女君正坏心眼地双眼闪闪发光,看着我的脸嘻嘻坏笑。

「看到了哦~?对丈君有说什么吗~?」

「刚才,叹了口气对吧!看来很紧张呢!说了什么呀!?」

「不是,喂,那个……!」

可恶!这帮家伙是属鬣狗啊!人家刚努力耍完帅!

「哎哟~?你脸红啦~?」

「会长真可爱~!」

「吵,吵死啦吵死啦!无事发生啦,真是的!」

要是暴露给丈该怎么办呀!受不了了!空调好热啊,这地方!

伊理户结女◆战国的恋爱结婚

离开北野异人馆街的我们,坐上新神户站耳朵地铁,换乘了几辆电车后,朝有马温泉进发。

「看啊结女酱!劳森不是蓝色的!」

「哇,真的。好像京都的麦当劳」

出站之后,一家茶色招牌的劳森这般神奇的东西映入眼帘后,我们便迷之兴奋起来。是因为景观保护的吗。

出了车站沿着河边爬上山坡,既有看上去历史悠久古色古香的店铺,也能眺望到旅馆模样的建筑,温泉地的氛围变得愈发浓郁。

途中,我们经过一座横跨河上有些宽敞的桥。抬头看了一眼信号灯上路标,上面写着『太阁桥』。

「太阁……就是丰臣秀吉吗?」

忽然向会长这么一问,会长便「嗯」地微微颔首,

「有马温泉是丰臣秀吉经常来的地方呢。你看啊,这里是大阪城也不算很远吧?」

「啊啊……」

「也就是所谓的汤治啦。夫妻俩都是老顾客了」(译:汤治,就是在温泉地长期间停留,对特定进行温泉疗养的行为。汤就是日语的热水的意思)

一边说着,会长一边指向太阁桥旁的广场。无意中走过的广场上,有座坐在台座上好像是丰臣秀吉的雕像。

「再往前好像还有座桥叫宁宁桥哦」

「宁宁——丰臣秀吉的妻子呢」

「是的。那边就有宁宁的雕像了,听说是跟这里的太阁像远远地对视着呢」

正如会长所说,再走几步便能看见一座红色栏杆的桥,旁边矗立着一座和服女性的雕塑。确实,是朝着太阁桥的方向。

「就好像织女和女郎呢。隔着河互相对视……」

「在基本都是政治联姻的战国时代,恋爱结婚的两人也算是少见了——听说最开始因为身份差异,家里特别反对呢」

「是这样啊……」

家族的反对——在那个家族比现在重要得多的时代里,能不顾一切地结婚,正是因为这番喜欢的感情吗……。

「嘛啊,这之后,秀吉发迹了,就开始添加侧室就是了」

「诶」

「听说还有因为他过于花心,宁宁生气向他诉苦的故事呢」

「诶诶—……」(译:百度百科:成为城主身分的秀吉,由于宁宁迟迟无法生孩子,便开始惹草沾花,弄小纳妾。身为正室的宁宁当然很不高兴,她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女子,何况她跟秀吉在当时算是非常罕见的自由恋爱夫妻。)

好强。

身为打天下之人的妻子,行动力就是与众不同。只会怂的我,跟这种人就是如文字所示的天壤之别啊……。

有点在意便用手机查了一下,对于宁宁的诉苦,信长好像还写了一封信回复她的样子。内容的话,简单来说就是『你们家那只秃头老鼠是再也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如你一般的妻室了,你就不要嫉妒,堂堂正正地当你的正室』这种感觉的。(译:百度百科:天正四年(1576年),信长的安土城竣工,宁宁准备了贺礼前往安土城向信长道贺。这时,宁宁可能向信长抱怨了丈夫的种种风流行为,结果,信长于日后写了一封致谢信给宁宁,信中特别提到:「致弥弥:你送来的礼品实在太丰盛了,要回礼也回不了,所以这次就不回礼了,算我欠你的。许久不见,在我印象中本就是十分的美丽的你,已经是二十分的美人了,像你这样才貌兼备的美女,藤吉郎还一再抱怨有所不足,实在是胡言乱语。你们家那只秃头老鼠(秀吉)是再怎么找也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如你一般的妻室了。所以,你尽可大放宽心,开开朗朗的做你的正室(当然要有偏房才称得上是正室),要有主妇的风范,不要被人讥讽你善妒。照顾老公是妻子的任务,你可要有大家风范地尽到责任。你可以把这封信拿给秀吉看……信长」)

不要嫉妒,堂堂正正地……。

我悄悄瞥了一眼,在我背后走着的水斗与东头同学。

东头同学用手机咔嚓咔嚓地拍着照片,然后贴着水斗的肩膀与他一起看。肩膀自然不说,搞不好的话脸都要碰到一起了,这番亲近要是不知道的人来看——即使是知道的人来看——也只会觉得是情侣。

嫉妒,吗。

不,不如说是羡慕。

明明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我,为什么还能在距离感上输给别的女孩子呢。虽说已经习惯了,但有时候,还是无论如何会产生疑问——和不安——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我也挺喜欢东头同学的,也明白对于东头同学来说水斗是必要的。

我也没有命令她不许靠近的理由,这点……我也明白。

虽然明白,但果然有时候还是会,羡慕得不得了。

为什么,我就不能站在那个位置呢?……啊。

……,不行啊。想着想着脑袋又要苦恼成一团浆糊了。

现在就享受旅行吧。这样就行了。

东头伊佐奈◆常在战场

「伊佐奈。你是那边吧」

到达旅馆后,在服务台拿到预先送来的行李后,首先要将行李放进各自的房间里。

是的——男生去男生的房间,女生去女生的房间。

鄙人,东头伊佐奈,恕我冒昧,但生理学意义上属于女生。

虽然会因为例假之类的事情而烦恼,嘛啊无论何时都能看见欧派这点倒也不错吧,之前像这般接受了作为女生的自己,只有这次觉得当男生更好。

「哦哦—!好耶好耶—!想起修学旅行的事情了—!」

「爱沙。首先是行李的确认。玩闹请在这之后」

「会长。放到那里就行了吗?」

和……和不认识的人同一个房间……。

虽说结女同学和南同学也在,和今天才初次见面的人一起睡同一个房间什么的,对我来说难度有些过高啦!回想起夏天的学习集训,我因心神不宁而无意义地游移着视线。

水斗君在的话缠着他就行了!虽然由只会麻烦别人的自己来说还挺丢人的,但要是性格这东西能想怎么变就怎么变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东头同学,行李的确认结束了吗?」

结女同学温柔地向我搭话后,我便「唔诶啊,哈啊……」举止过度可疑地回复她。

但是,结女同学却毫不在意的样子,

「要是有不够的东西就直说啊。因为要去跟前台核实一下」

我奋力地点着头,但内心,心情愈发沉重。这种时候,就算有什么缺的东西,也没法说出口呢,我这人……。与人对话的任务过于沉重,不禁会想,行李少个一两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所幸的是,包里并没有少什么东西。包里,也就是些换洗衣物和书而已,我觉得再怎么出错也不至于弄丢吧。

不过姑且,我坐在和室的一角,检查着包包的内部。老妈帮我塞进去的,文库本,换洗衣物,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充电器,还有内衣——

咦?

怎么有个,没见过的东西……这啥玩意儿?这块红色的布……。

偷偷摸摸将其拿出来展开一看,是一件胸罩。

「唔诶?」

而且是蕾丝透明的,超级色情的胸罩。啥,啥玩意儿这个!?也太透了吧!?这样的话乳头不是立马看见了……!?

确实最近,因为各种事情调换了大部分的胸罩,但这种只为了色情目的而存在的胸罩我不记得有存在过啊。为,为什么这种东西会……!?

「——吼吼—?」

身后近处传来声音后,我震惊地转过头去。

南同学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俯视着我手中拿着的下流胸罩。

「拿着特别有趣的东西呢~,东头同学?」

「不,不是,这,这个是……」

「嗯—?怎么了—?」

刚想着糊弄过去,双马尾前辈(是叫亚霜同学?来着)饶有兴趣地靠了过来。

然后,看到我手中的东西,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诶!?什么啊!?好色—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23qb.ne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