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短篇前女友的结女同学偶尔会用Line过度撒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三千三千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精灵

校对:Zilean

有句名言曾说,爱的反面是不关心,但也没有证据表明爱的反面就不是厌恶。当一种对应关系的成立并不等同于否定了另一种对应关系,所以,「爱的反面既是不关心也是厌恶」的命题,也该理所当然地成立才是。

就像表的对立是里,右的对立是左,对立的两个事物是很容易通过反转来确认的。

只要用手指抛个硬币,只要你肯转过身去,这些事总是能轻易反转过来。

到了这一步,爱反转成不关心也好,不关心反转成爱也罢,人们便会觉得这些都是几乎不可能见到的事态了——至少,与爱反转成厌恶相比。

与和睦相处转变为恶言相向相比。

是的,一直都是这种罕见的事态——虽然不知道特蕾莎修女是如何考虑的,对于我来说,爱反转成厌恶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

爱的反面便是厌恶。

并没有如同名言般的内涵深度,只不过是些浅薄而又理所应当的事情,我可以这样断言道。

和刚分手的前女友成为了义理兄妹的我可以这样断言道。

【——一个人的话就连早起都做不到了吗,水斗同学?】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进洗手间时,已经认真穿好制服的长发女用蔑视至极的眼神看着我说到。

伊理户结女。

作为义理的家人生活在一起的——直到半年前还是我恋人的女人。

【不要每天早上都这么贪睡啊,不然的话我就要变成负责喊你起床的那个人了】

【……那还真是抱歉啊。但这不是正好物极其用吗?毕竟比起手机的闹钟,你那聒噪的声音更提神啊】

【跟你那阴湿的蚊子叫比起来倒是要好上一亿倍吧?】

冷哼着靠近洗漱台后,结女则是一边梳着头一边让到了一旁。我拧开了水龙头,啪沙啪沙地用泪水洗着脸。

虽然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估计这世上不存在比前女友更不想见到的人了。

当然了,如果是关系好到可以正常沟通的程度,说到底也就不存在分手这回事了——双方都没有留恋,对分手这件事反而感到如释重负的我们俩来说,现在的事态只会是画蛇添足,成为我们多余的负担。

【真是难以入耳啊,你的声音。从以前开始就是】

我擦着脸回应道,

【因为你自己说话声更小,那个时候。你不也因此搞得自己听不太清东西了吗?】

【是啊。与你不同,跟那些大声直白的阳角讲得多我才适应过来了也说不定】

【阳角阴角这种词,也只有阴角会说吧,你这高中出道】

【能不能按照实际经验来说这种话?不懂装懂难道不会害臊吗?】

偷偷瞄了一眼,我嘴角不禁上扬了起来。我看着那装作从容不迫的态度就不顺眼。

以前是那害羞的,怕生的,我只要稍微捉弄一下就会脸红心跳慌慌张张——啊啊,虽然现在回想起来还会因为那时的愚钝和蒙昧感到不爽,但和眼前这个被虚荣与自尊框柱的女人相比,我觉得我应该还算好的。

明明是这个笨手笨脚,迟钝,不解风情,唯有上进心是多人一倍的家伙——

【……我就是讨厌你这种地方】

我悄声嘟囔后,结女也轻声回应道。

【……彼此彼此吧】

结女似乎是没有了继续聊下去的兴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哎呀哎呀。照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暴露给父亲他们的哦。我们过去曾经交往过的这件事,对我们再婚的双亲应该是保密的才是。

……总之早晨这段时间就尽量不麻烦她了。这家伙的话,刚刚分手的男人的睡脸什么的,其实也不想看到的吧——

叮叮

嗯?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着信音。Line?这么早会是谁啊?

看了一下,是结女发了张表情。吉祥物一般的卡通人物像是在在开心的蹦蹦跳跳……

嗯嗯?——

叮叮

嗯嗯嗯???

【……看到了?】

结女的脸颊微微泛红,瞪着我说道。

【……没,差点看见了】

我撒谎了。

【是吗……。那就行】

安心地叹了口气,结女快步离开了洗手间。

一边目送着那轻飘飘的黑发,我一边在内心吐槽道

……发送消息前能不能好好确认一下发送对象啊。

风筝小说 23qb.ne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