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四卷初吻宣战前女友搜罗情资「同居第三年的情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从客厅里传来了RADWIMPS的歌声,原来是水斗正在看《你的名字。》。

    我朝着背靠沙发靠垫端观看着被描绘得异常绚丽的东京风光的义弟搭话到。

    「在干什么?」

    「在看电影」

    「真是难得」

    「倒也不是我想看」

    不是“我”?

    说得好像还有别人在看一样——

    「结女同学,打扰啦~」

    突然,从空无一人的地方传来了声音。

    在我大吃一惊之后,从沙发靠背的另一头刷地探出一支手来,轻轻地左右晃动着。

    朝着手伸出的方向看去,东头同学正躺在沙发上。

    枕着水斗的大腿。

    「………………东头同学,你在干什么啊?」

    「看电影」

    不是,不是这个啊。

    我是在问这是什么情况啊。

    「水斗同学说他没看过『君名』,简直是不可理喻,正给他补课呢。这可是日本国民的必修课啊,必修课!」

    「日本的教育方针还真是变得有些奇怪了啊」

    「这部看完之后再接着看『秒速五厘米』哦」

    「难道不应该是『天气之子』吗?」

    水斗一边极其自然地说着话,指尖一边把玩着东头同学松软的头发。

    这个样子感觉明显就是一对恋人,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宠物狗和饲主的关系了。

    我的心中闪过一个疑问。

    伴随着略有些发毛的感触,曾无数次想到过的疑问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这,现在,我难不成是撞见了两人在房间里约会的场景了?

    该不会只是瞒着我们,这两人实际上已经在交往了吧……?

    该不会是在我们见证过的那次告白之后,不知不觉就成了那样的关系,只是因为不好对我们说出口而瞒着我们——

    ——所以,这之前,他才没有和我接吻吧?

    「……………………」

    ——你……刚、刚才那个完全是……!

    ——我这不是如你所愿,通过行动传达着自己的心意。

    胸口变得毛躁了起来,烦闷不已——为了赶走这样的情绪,我一屁股坐到了水斗的旁边。

    水斗侧目看了我一眼,

    「……怎么了?」

    「我也要看」

    别说膝枕了连肩膀都碰不上,别说肩膀了连手都碰不到——我保持和水斗保持着距离,看着东头同学的脸。

    「明明都没有面对面说过话,却突然就成了拌嘴情侣,这感觉真美妙呢~」

    这是个好机会。

    正好我也有,被人委托的任务在身。

    悠闲地谈论着宅圈话题的她,实际上和水斗是怎样的关系——确认这一点就是我的任务。

    「呐呐,东头同学她感觉上是怎样一个人?」

    兴致盎然地问了我这个问题的,是喜欢八卦的女同学——才怪。

    那是伊理户由仁。

    也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那是在一个空闲日子的早上,我正用手机确认着新刊情报的时候的事。我抬起头来后,

    「……怎样,指的是?」

    「不是,你看,从暑假开始,她不是几乎每天都跑到家里来玩吗?我就在想啊,水斗君和她实际上是什么关系呢~。作为一对已经分手的情侣,你不觉得这样的关系实在太过亲密了吗?」

    让我们复习一下吧。

    因为东头同学的失言,妈妈和峰秋叔叔已经将她认定为了水斗的前女友。

    对这从天而降的风流韵事,两人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每次遇到东头同学就会问东问西的,把她吓得不轻。

    「……嘛,的确,我也觉得他们关系很好……好得有些不自然」

    「对吧?对吧!?我跟峰秋说过,难不成他们只是因为害羞才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分手了的~!……所以啊,结女,能帮我侦查一下么?」

    「嗯。……嗯?」

    虽然想都没想就点了头,但妈妈刚才说了什么?侦查?

    「因为东头同学啊,她看到我们似乎会很紧张的样子。但如果是结女的话或许就能若无其事~地套出话来也说不定呢?」

    「为、为什么我非得做这种事……」

    「结女你应该也很好奇吧?他们俩的关系」

    「…………这个嘛,倒也是」

    「那不就行了!那就拜托你了哦!」

    妈妈单方面的发言,让我继续说第二句话得机会都没有。

    这份积极性,为什么没有遗传给我呢。我开始抱怨起遗传因子的构造来。

    电视里的男女主人公之间正在上演着恋爱喜剧。

    上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是以前的事情,已经隔了有一段时间了,我记得大概是和我身旁这个男人交往前不久的事。现在,再次看了一遍后,怎么说呢,感觉在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堆积起来了。……比如想把主角和其他女孩子撮合到一起的场景之类的。

    我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状况,水斗和东头同学都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完全不知道他们脑子里正想着什么。

    虽说看上去可能会以为他们觉得电影很无聊,但实际上,在两人面无表情的背后,『超有趣啊!!!!好厉害!!!!』可能已经情绪高涨到了这种程度。真是两个很相似得人啊……。

    「嗯嗯嗯~……。啊……」

    在水斗的膝盖上,东头同学一边挪动着身子一边小声嘟囔了一句。

    前一阵子东头同学还会穿着我和晓月同学替她选的平日里穿的衣服来我们家,但渐渐地,她或许是完全将我们家当成了她自己家的感觉了吧,最近已经完全都是穿着居家服来了。今天的她也是下半身牛仔裤和上半身连帽衫的搭配。

    因为空调设定的温度有些偏高了,确实穿着外套的话会觉得有些热,稍微把温度调低一点吧。正当我准备寻找空调遥控器的时候,

    ——唧~~~。

    在此之前,东头同学已经拉开了连帽衫的拉链。

    「呼~」

    东头同学发出一阵舒畅的声音,然后再次沉浸到了画面之中。

    然而,我已经没有了看电影的心情。

    这样凉快了吧。很凉快吧。

    毕竟连帽衫里面,就只剩与内衣无异的吊带背心了。

    这跟那次晓月同学让她穿上后惊呼『穿这种衣服的人根本就是痴女吧』的那件衣服根本就没什么两样。完美地贴合在肌肤上,将丰满的胸型衬托得淋漓尽致,真正的巨乳特有的I型乳沟也一览无余。而且因为这背带有点歪,就连胸罩绳都看能得一清二楚!

    虽然我在动摇之中凝视了眼前的光景好一阵子,但身旁的水斗却依旧看着动画,脸上波澜不惊。加上也实在不忍心打扰他们看电影,对东头同学那冲击性的举动,我没能出声提醒她一句。

    什么……?这都什么啊……?认为这个状态很奇怪的难道就我一个吗……?不把连帽衫的拉链完全拉开,故意拉开到刚好露出胸部为止是有什么原因吗……?或者其实只是嫌以后还要对上拉链觉得很麻烦吗……?

    电影并没有因为我的坐立不安而停止,如今已经演到了中盘部分。故事进一步推向了高潮。

    就在水斗的目光终于不再从画面上移开的关头,第二次冲击悄无声息地向我袭了过来。

    「……嗯嗯嗯……好痒……」

    东头同学一边嘟囔着一边扭动起身体,将手伸到了背后。

    她挠了挠自己的后背。啊,是因为后背发痒的缘故吗?一时间我冒出了这样的猜测,但东头伊佐奈绝不可能就这么简单。

    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响。

    她将手伸进了脱到一半的连帽衫——不,是连帽衫的里面穿着的吊带背心——的里面。

    诶?什么?这是在干什么!?

    回应我一片混乱之中冒出的疑问的,是一道细微的声响。

    ——啪唧。

    这个声音,我也——不,无论哪个女孩子,都知道的日常生活中耳熟能详的声响。

    难道说。

    就算是那个东头同学,毕竟水斗就在旁边呢,难道说,该不会——

    我几乎打心底里开始了祈求,但这微小的愿望却又轻而易举地遭到了背叛。

    东头同学顺着胸口,将手伸进了衣服里——不,是将手伸进了胸罩之中。

    她的手正通过卸下背后的钩子而腾出的狭小缝隙,挠着大概是前胸的部分,一个劲地挠个不停。

    不是,我很理解你啊

  风筝小说
  (www.3qxs)
?毕竟很闷嘛,我懂我懂。确实会有想挠一挠的时候吧。

    但是,真的挠吗?

    光明正大地在男生面前——或者说在别人面前!能挠吗!?就这!?换做是我的话哪怕在家人面前都会三思!简直难以置信……!

    「呼~」

    东头同学露出一副神清气爽的表情,将手从胸前掏出,仿佛无事发生过一般重新挂上了背后的胸罩钩子。

    瞧你一脸舒服的表情说来很抱歉,但这事儿无论怎么想都该好好说教说教。

    事后我一定要说她两句。也一定要向晓月同学报告一下。

    就算是晓月同学,也一定不会眼看着她在男生面前露出这等不成体统的姿态而视而不见才对。晓月同学无论在多么令她放心的对象面前,都绝不会以一副就穿一件大号T恤的打扮示人的。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东头同学的做法才是异端。待会儿要狠狠地说她两句!

    「……我去拿一下饮料」

    「嗯」

    「好~」

    我微微低着头从沙发上起身。

    感觉上的差异让我有些头晕。这得是放心到了什么程度才能变成那副模样啊。水斗也是,为什么就连半点上心的样子都没有。

    男女朋友……这已经不是那种次元的关系了。

    这已经是同居情侣了。

    这已经是同居了三年左右的情侣了。

    打个比方,他们俩之间的气氛甚至要让人怀疑,哪怕水斗慢慢地把手伸到东头同学的胸上,都只会得到对方『真是的~,很痒的~』这种程度的回应。哪怕下一个瞬间直接从他们口中蹦出『差不多该结婚了吧』『那就结吧~』之类的对话也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光是用距离感这个单词来形容他们的距离只会让人觉得愚蠢。

    为什么他和东头同学之间能飘荡出一股子比实际上正在和他同居的我更同居的感觉啊!?为什么啊!?

    意义不明,完全意义不明。要我说究竟哪一点意义不明,还有什么事能比双方在拒绝与被拒绝之后关系反倒要更好了的事实更令人感到意义不明呢?当初我和晓月同学还担心他们会因为告白遭到了拒绝而无法继续做朋友,如今想来根本就是个笑话。

    伊理户水斗和东头伊佐奈不能继续做朋友?怎么可能。

    ……我愈发深切地感觉到,这两个人的存在究竟是何等的奇迹。能和如此意气相投的对象相遇的概率究竟能有多高呢?自打高中入学以来,在朋友这一块上本该是我的压倒性胜利才对,但如今就连这一点,看上去仿佛都是那么的可笑。

    ……好羡慕。

    真的……好羡慕。

    啊,不是,我也没有别的意思。

    我带着茶杯和麦茶回到了电视机前。

    一边看着电视画面一边向茶杯里注入了茶水。正当我把茶杯拿到嘴边时,

    「也给我喝点」

    「诶?」

    水斗说着,眼神却一点没从电视机上移开。

    「我口渴了」

    「……那你刚刚就告诉我,我就多带一个茶杯过来啊」

    「我忘了」

    呜哇……看入迷了。

    毕竟是从初中时期开始就认识了这个男人,或多或少能知道这个男人的兴趣爱好。无论是纯文学,轻小说,电影还是推理小说,他总喜欢那种作家个人色彩浓厚的作品。原来如此,他只是至今为止都没有看动画的习惯而已,按照他的性子,新海诚监督的作品应该正中了他的靶心了。

    我转而看向枕着水斗膝盖的东头同学,只见她抬头看着水斗的脸,嘴角微微上扬。看来一切正如她所料。

    「……………………」

    ——已经,没有位子了啊。

    ——我不过是一个器量狭隘的人。能够真心对待的人,有一个就已经是极限了。

    水斗说完这番话后,拒绝了东头同学的告白。

    现在在那个位置上,坐着的人是谁……只有我,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但,那是——

    「……那,这杯给你。虽然已经快喝完了」

    「嗯。谢谢」

    水斗看都没看我递出的茶杯,就这么接到手上咕噜咕噜地一饮而尽。外表看上去那么纤细,但在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多少有一些男生特有的豪迈。

    我接过水斗递回来的茶杯,重新倒入麦茶后又一次兑到了嘴边。

    「诶?」

    冰凉的茶水,冲走了遍布全身的焦躁感。

    「嗯~……那个……」

    「嗯?」

    「诶?」

    正当我喝着麦茶的时候,只见东头同学的视线在我和水斗之间来来往往,脸上写满了困惑。

    怎么了呢。东头同学也想喝茶吗。

    我如此思索着的内心,竟遭到了东头同学来自完全不同角度的重拳出击。

    「刚才那是…………是,间接接吻吧…………」

    「……哈?」

    「……诶诶?」

    我和水斗对视了一眼后,纷纷将视线对准了茶杯。

    间接……。

    ……接吻。

    「……啊~……」

    水斗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又重新将视线对准了电视。

    看着他这微不足道的反应,『诶,就这反应?』东头同学吃惊地看着他。

    间接接吻……。

    这么说来,好像确实有这么个概念来着。

    我继续喝起了茶水。

    「诶,诶诶~……?你们都不在意的吗……?所谓家人原来是这样的吗……?或者说,所谓高中生就是这样的吗……?」

    又不是用了对方的牙刷筷子,没什么好在意的。那种纯真的心境早让我们不知丢到哪去了。

    ……这些方面,这个男人还没有,和东头同学还不在同一边呢。

    在想到这些的瞬间,我心中的那份焦躁感,稍微——只是稍微——散去了一些。

    职员表播放完毕后,水斗筋疲力竭地瘫倒在了沙发靠背上。

    到头来从头到尾枕了两小时膝枕的东头同学偷看了水斗一眼。

    「……怎么样?」

    「很有趣」

    「有趣在哪?」

    「一开始吸引我的果然还是风景描写吧但从故事中期作品的机关被揭晓的时候开始我的着眼点就转到了剧本的全体构造上了该怎么说呢仔细看看作品的细节就能感受到监督的个人癖好一样的东西浮出水面但纵观全局感觉又能在这些细节神上感受到好莱坞电影的那种功能性美感而这些要素的结合释放出了难以言表的魅力」

    语速好快!!!!

    东头同学一跃而起一下子凑了上去,双眼释放着璀璨的光辉。

    「癖好!!我懂,这点我懂!!就像是履行义务一样地每次都要揉胸,不觉得这一点很妙吗!?」

    「那个算是所谓性转作品的保留节目吧。在我的认知里性转类作品应该算是小众领域的,但这部电影,它怎么就长了一张国民级电影的脸啊?」

    「敢顶着国民级电影的外表用个人癖好糊观众一脸,这就是『你的名字。』以来的新海诚监督的优点啊。这个是……嗯,就是那个啊。就像是拿步兵炼铜作品直接怼到纯洁无瑕的少女脸上的那种——」

    「黄牌警告」

    「呜哎!?刚,刚刚那话可不是喔,绝不是黄段子喔!?你难道没有读过『幽游白书』吗!?父辈里没有人收藏吗!?」

    虽然我自认在推理小数领域里也算是偏宅的人了,但奈何这两人的对话里混杂了各种各样的亚文化知识,让我听着完全摸不着头脑。

    ……如果我也是个像东头同学那样的宅女,是不是就能一直相安无事地交往下去了呢。

    我立即打消了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想法。这样的假设没有任何意义,而就算当真如此,这个男人的坏脾气也不会因此而改变,我也不会因此就不对他感到幻灭。

    我……并不是想要成为东头同学那样的人。

    如果我成了东头同学,我就必然结交不到晓月同学和其他朋友了。

    「哈啊……。连续两个小时全神贯注地紧盯画面真是累死人了」

    「你体力也太差了吧」

    我看着瘫倒在沙发背上面朝天花板一动不动的水斗,一片哑然地说到。明明读书的时候无论多少个小时都能坚持下去。

    「哦,这样的话!」

    东头同学猛然摆正了坐姿,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作为回报,请!这次就由我来当枕头好啦!」

    「嗯~……那……」

    「不不停下停下!」


  风筝小说
  (www.3qxs)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