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一卷过去的恋情不肯结束前情侣要■■〈上〉「请以结婚为前提,跟我交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水斗  ◆

    正如我不可能对那个女人的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一般,那个女人也无从掌握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虽说这种事想来其实是理所当然的,但其实尤其对我这种行动模式稀少的家伙来说,不知为何,这其实是一件挺容易忘却的事实。如果对方和自己在物理上的距离太过接近的话就更是如此了。「我了解这个家伙的一切」的傲慢之心,会让人产生不该有的错觉。

    我过着我自己的日子,而那个女人也有属于她自己的人生——即使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之下,即使我们已经共享了一半的名字,这一件事却不会产生丝毫的变化。

    那么,让我们稍微回溯一小段时间吧。

    那是那个女人——也就是我的义妹伊理户结女——身患感冒请假在家的,第二天所发生的事。

    在渺无人烟的学校图书室,她向我搭了话。那个扎着双垂辫戴着墨绿色眼镜,仿若昔日的绫井结女一般的女孩子,在那一天,面对着初次见面的我如此说道。

    ——请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

    在夕阳映照下的书架旁,她,向我求婚了。

    ◆  结女  ◆

    我承认,我有所动摇。

    昨天。那已经是昨天发生的事了。放学过后,来到常去的书店的我,在楼下的出租楼层中的汉堡店里看到了义弟·伊理户水斗的身影。

    是的,我目击到了——我的义弟和我不认识的女人吃薯条的样子!

    虽说那时候我不由自主地逃离了现场,但到头来那究竟算个什么呢。约会?是约会吧?毕竟我,在同一场所,还在交往的那会儿,……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心神不宁的我,在家里不着痕迹地试探了一下。

    「……最近,学校那边情况怎样?有……有没有交到女朋友什么的?」

    「哈?这算哪门子的嘲讽啊。早就死了心啦,托某人的福。」

    这是我的台词才对啊!!我也是明明超受欢迎却没有任何交男朋友的心思啊!托某人的福!!

    虽说如此,但他的反应相当镇定,完全没有任何暴露那个女生存在的迹象。还是一如既往地擅长摆扑克脸呢,完全搞不清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个女生,到底是谁呢。

    简直就像过去的我一样地不起眼——怎么?他就是喜欢那种类型么?哼~。这样啊。我变得不再符合你的喜好真是对不起咯?

    虽说这事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姑且作为他的家人(作为他的家人!),我至少想要了解一下他的对象到底是谁呢。

    所以,我在下课后,趁着杂谈的机会,询问了一下交际面很广的南同学。

    「墨绿色眼镜的双垂辫女生?嗯嗯……毕竟是重点高中呢~。这样的女孩子可有好几个喔?」

    居然会这样……。这个学校,岂不是不起眼女生爱好者的天堂么?

    正当我因为感受到的危机感而战栗不已的时候,南同学露出了莫名讨人厌的笑容。

    「话说回来,居然在放学后到麦当劳约会呀~。伊理户同学看起来那么老实,没想到意外地能干呢~!不过呢,确实他猛地一看有点文文静静的样子为人却挺温柔,仔细一看还是挺帅气的,认生系的女孩子很可能一不留神就被带走了呢~!」

    正如你所说啦!单纯还真是抱歉啦!

    过去的自己有多么好应付,就连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难以言表。倒不如说和男孩子完全没有接触的阴暗女生,就是会因为被稍微温柔对待了一点点就喜欢上对方的啦!这是天经地义的啦!

    也就是说那个男人,是因为普普通通地待人接物不会受到欢迎,就只瞄着那些难易度低的女孩子下手。真是个没器量的家伙,净找天真无邪的弱女子下手!

    这样的话我可不能坐视不理了。为了不再重现出第二个第三个我,我也必须帮帮那个女生。现在应该还来得及!

    「……啊,已经这么晚了。」

    南同学看了手机一眼,把挎包背到了肩上。

    「对不起哦,结女酱!今天也要打工呢。」

    「啊,嗯。我没事的。加油。」

    「下次见~!」

    南同学十分精神地挥舞着手,一路小跑地冲出了教室。这么一来,教室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又没什么别的安排,也没加入什么社团,接下来就回家吧。

    正好。我必须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想想要怎么从那个男人的魔爪中救出那个无辜的女生才行。

    回到家中。

    在玄关看到了女式乐福鞋。

    「……………………」

    睁大眼睛再看一遍。

    在我家的玄关里,有一双女士乐福鞋。

    ————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凝视着那双乱放在水斗的运动鞋旁边的鞋子。那不是我的,也不是妈妈的。型号太小了。穿这种型号的鞋子的女生,个子应该相当的小——没错,得像是前几天和水斗在一起的女生那么小的个子才行。

    那、那个男人……!骗人的吧?已经带到家里来了!?

    明明升入高中连一个月都没满——明明他当时和我交往了半年时间,才把我带到他家里来……!

    然后,我突然回想起来。

    ……他把我带到他家里来的时候,是抱着怎样的目的的来着?

    我透过玄关看向了楼梯的上方。

    ——难道。现在……正在?

    不……不不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唯独那个废柴是不可能采取如此电光石火的行动的!

    ……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他这次反省了和我那次的失败经验,发动了闪电战的话?

    在我走过房门前的瞬间,房里传来的可疑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我便听到了慌慌张张的动静。

    好……好讨厌!单纯地感觉好讨厌!

    …………总之,先试探试探吧。

    首先,作为证据,我用手机将平底鞋拍了下来。为了不发出声音而使用了视频功能。

    接着悄悄走上玄关,拿着脱下的靴子躲进了更衣室。

    然后,给水斗挂了电话。

    『……喂?』

    「喂。」

    『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里?」

    『哈?我在家啊。』

    我关注着水斗的电话传来的声音。……并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响。

    「我想起家里让我买个东西。我现在走不开,你能代我跑个腿吗?」

    『诶诶——……。』

    水斗的语气相当不情愿。这究竟是因为女……女朋友在家里的缘故呢,还是只是单纯讨厌被我使唤呢。

    『知道了。我去就行了吧……』

    「拜托了。」

    『拜托?』

    呵的一声,从电话那头传来了嗤笑的声音。

    『你居然会来拜托我,可真是少见啊。』

    「……吵死啦。别每句话都抬我的杠啊。」

    『作为代替我会替你跑腿的,这种程度就忍一忍吧。』

    这究竟是一个扭曲到了什么程度的男人啊。能成为他女朋友的女生,一定是和他一样扭曲的人,不会错的。

    『那我该买点什么?』

    「是呢……」

    『是呢?』

    糟了!刚刚不小心做出了正在考虑之中的反应。

    「啊,不是……素面!我是说素面!」

    【日语「そうね」(是呢)和「そうめん」(素面)读音相近】

    『素面……?离夏天可还早呢。』

    「春天吃素面有什么不好的。素面厂家又不是只在夏天工作。」

    大概吧。

    「知道了。素面是吧。还有什么?」

    我稍微列了几个日用品,然后挂断了电话。

    我在更衣室中屏息凝神,终于,我感受到了门外有人走过的气息。

    然后,嘎恰,啪嗒……传来了玄关门闭上的声音。

    好好。出去了,出去了……。

    我竖起耳朵听了一阵,确认水斗并没有回家后,走出了更衣室。

    现在,水斗的房间里应该只剩下那个女生一个人!捉住她之后和她好好谈谈吧。…………我并不是想胁迫她『居然敢给我家的义弟灌迷魂汤,胆子可真肥啊』之类的,倒不如说是要提醒她『不要随随便便就去男生的家里哦』。我的温柔让全美都哭了。

    【豆知识:「全米が泣いた」(全美都哭了)是好莱坞电影在日本最常用的宣传语之一,久而久之成为了网络的常用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