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第一卷过去的恋情不肯结束前女友候汝入梦「我刚才,做了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梦见るままに待ちいたる:典出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著《克鲁苏的呼唤》。原文为「在永恒的宅邸,拉莱耶中,长眠的克苏鲁候汝入梦」,是克鲁苏神话中最常用的祭祀语。】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男朋友的东西。

    说到我为什么染指了这种疯子般的举动,就不得不老实承认其缘由的大半是因为当初的我是一个令小儿止啼的超级阴暗女。毕竟,如果是一个正常的女生,是根本不可能觉得那种男人帅气的。

    比如说有这样一件事,足以体现我当时的性格之阴暗。

    我记得那应该是在初二的第二学期,期中考试之前发生的事。

    我和那个男人,令人唾弃地在图书馆二人独处,卿卿我我地复习备考——要为了准备中考蜕了一层皮的我来说,那样的东西根本不是学习,而是借了学习之名的发情行为。说白了就是和蝉鸣一个性质的东西。

    刚刚开始交往一个月的我,虽说并没有像蝉一样地鸣叫,心倒是像小鹿一样乱撞个不停。这也不仅限于在图书馆里面,那时候的我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说白了就是发情期到了。也许正因如此,我在那时候,犯了一个错误。

    ——啊……。

    放在笔记本旁边的橡皮擦被手臂碰到,不知掉到了什么地方。橡皮擦这种东西,总是会以各种莫名其妙的角度弹来弹去——总会以讨人厌的滚动方式,瞬间摆脱我们的追踪。

    我没能在桌子底下找到那块橡皮。反正那块橡皮本就已经没剩下多大,搜查中止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倒也没觉得有多心疼,只是稍稍叹了口气而已。

    ……就在此时,忽地,就像是早就瞄准了这个令人作呕的时机一般,旁边递来了一块橡皮。

    ——我有两块橡皮,给你一块吧。

    ——对在容易被忽悠这方面无人能出其右的当时的我来说,我听到这本不算是特别温柔的话,竟通红着脸点点头,战战兢兢地接过了橡皮。

    ……那么。

    如果只是到此为止的话,也不过是乏善可陈的,光是能记住都显得脑子有病的日常故事,但我的阴暗面就在此全面开花。

    那一天。

    回到家的我。

    将收到的橡皮擦。

    放进了上锁的小盒子里!

    是的——这个难以名状的阴暗女,将那个橡皮擦,算成了「从男朋友那里获得的第一件礼物」!

    不不不不。就算是那个男人,也不可能脑子发昏到拿区区一块橡皮擦当送给女朋友的礼物。又不是广播体操的纪念品,不过是通融的物资而已,和男女朋友什么的根本没有半点关系才对。

    但这样的常识,对当时的我来说根本就不管用。

    后来我但凡有个机会,就会像神像一般地将那块橡皮擦取出来微笑不止,宛如邪教仪式一般,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

    虽说总觉得当时那个男人的思考回路也是相当有病的,但要是看到那样的我怕也是会吓得敬而远之吧。这四溢而出的糟糕,让我甚至很想把它作为地雷女这个词的最佳注脚。

    虽说是很恐怖的话题,但从那以后,只要得到了那个男人身旁之物,我就会把它们放进那个盒子里保存。因为只要这么做,我就会觉得和正在家中的那个男人更近一些。

    如果当时的我知道一年半后,他本人就会总是住在和我一墙之隔的地方,怕不是要漏尿而死。而且死因不是恐怖而是兴奋。当时的我,就是阴暗糟糕到了这种程度。

    那冒渎一般的收集癖,让我借着搬家的机会连同盒子一起封印了起来。

    但是,我并没有注意到。

    封印,到头来也不过是封印罢了。

    只是被封印起来的东西,只要有个契机,就会苏醒过来。

    ——长眠的该死阴暗女候汝入梦。

    ◆

    关于那一夜所发生的,即使纵观我的人生也值得大书特书一番的恐怖事件,我强迫自己死死保持着沉默。但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持续发酵着的那份难以名状的不安之情,哪怕是现在都要从我的心中满溢而出,达到极限也是早晚的问题了。而我,则祈祷着能够通过客观看待那一晚将我吞噬带进的疯狂来赶走我心中的这份不安,故在此留下记录。

    有一条内裤。

    ……等等。请不要这么快就开始浮想联翩。那可不是我的,是男性用的四角内裤!

    那是我在入睡前来到盥洗室兼更衣室的地方准备洗漱的时候,自顾自地扑入我的眼帘的。更衣篓里堆积起来的衣服之中,有一件男士用四角内裤,宛若触手一般显露在外的,四角内裤的一部分——从入浴的顺序来考虑,毫无疑问那是我的义弟伊理户水斗的所有物。

    「……嘛,那又怎样呢。」

    刚刚入浴的人所穿的内衣放在更衣篓里,究竟有什么奇怪的呢。根本就是个不值一提的,司空见惯的情报而已。

    我淡然地走进更衣室中,然后淡然地走向盥洗台,淡然地开始刷牙。

    脑海中,原本是这么打算的。

    我无意识地走近更衣篓。

    无意识地抽出四角内裤。

    无意识地盯着它看。

    ……这是伊理户同学今天穿了一天的内裤……。

    「————哈!?」

    我,究竟做了什么……!?为啥我会双手握着义弟的四角内裤!?完全没有关于这几秒的记忆!啊啊,神明啊!

    我一边忍受着那令人作呕的恐惧感,一边准备将那可怖的四角内裤放回更衣篓。万一这幅场景被某个人,尤其是那个男人给看到的话——

    「——嗯?」

    「啊」

    我褪去了全身的血色。

    通往走廊的门被骤然打开,门外出现了水斗的身形。

    我以平时绝不可能有的反射速度,将手中之物藏到了身后。太危险了!

    「你在啊。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有人的气息,还以为没人呢。」

    「……是、是吗?是你五感迟钝了吧?」

    大概是阴暗时代培养的技能自动发动,将自己的存在感在无意识中消除了吧。多管闲事!明明如果感知到我有在里面,那个男人也许就不会进来了!

    水斗以惊讶的表情皱起眉头看着我。

    「你为什么会站在这种地方啊?」

    ——糟了!

    我现在,正站在远离盥洗台的更衣篓旁边。必须找个什么合乎逻辑的理由……!

    「……手机……对,我想起我把手机忘在换洗衣服里了,才来找的!」

    「哼~……?」

    我真行!神操作!

    在我完美的说明下,水斗看来是没有哪怕一点的疑问。他径直走向盥洗台,拿起了牙刷。

    本以为能趁着这个机会将四角内裤放回原处,但绝望的是,更衣篓完全在盥洗台镜子的笼罩之下。而且这个男人不知为何,正透过镜子一直看着我。

    「……你、你在看什么啊。事到如今对我的睡衣姿态兴奋了么?」

    说完,还想着被顶一句「是啊」的话该怎么办呢。还好,水斗的回复相当冷淡。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好像莫名地经常往我这边看,还以为你觉醒了什么看人刷牙的性癖来着。」

    听到性癖这个词,联想到背后藏着的内裤,我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不过还好,勉力控制之下,总算没浮现出什么不该有的表情。

    「……就算我有这样的性癖,如果对象是你我也是兴奋不起来的。」

    「那我就放心了。」

    水斗开始刷牙。虽说不会因此感到兴奋,但即使到了现在,我依然对置身于每天都能理所当然地看到这个男人穿着睡衣刷牙的环境感到不可思议。

    「……喂。」

    水斗刷完牙,转身朝我这边看来。

    「手机,还没找到吗?那样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帮帮你——」

    「诶?啊、没、没、没关系!没关系的!已经找到了!」

    看着水斗好像有往这里走来的意思,我急急忙忙将口袋里的手机拿给他看。要是让他看到了我另一只手上握着的东西,我这辈子就完蛋了!

    「……这样啊。那你也早点睡去吧。我去睡了。」

    「嗯、嗯嗯。是呢,是这样呢。睡眠不足是皮肤的天敌呢。」

    呜……!这里只能战略性撤退了。

    我无可奈何地将那块恐怖的布料揉进口袋里,和水斗一起走出盥洗室兼更衣室,仿佛一心想要从某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的手中逃脱一般,将自己锁进了房间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